【8.5三罷】為何香港人要走上罷工之路?由充斥荒誕不公義的六月說起... #香港人加油

香港人,一向都以工作至上,工作彷彿就等於自己的生命。為何這次的「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活動,會演變成八月五日的「全民大罷工」?就讓我們一起回顧由6月9日開始的這場政治風暴,了解在2019年這個城市經歷的一個荒誕的夏天。


逃犯條例修訂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英語:Fugitive Offenders and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Legislation (Amendment) Bill 2019),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交香港立法會審議的一法律草案,以向中國大陸、澳門和台灣等司法管轄區移交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草案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倡議,此提案源於潘曉穎命案,現時香港法律無法向台灣移交疑犯,同時特區政府宣稱原有逃犯移交條例不包括中國大陸及澳門亦是「法律缺陷及漏洞」,因而訂定該條例。


2018年12月13日 台灣通緝懷疑在台灣殺人的香港男子
了解潘曉穎命案相關新聞:【潘曉穎案】陳同佳殺人後與屍共房睡至天明 棄屍後原計劃買衫

2019年2月12日 啟動修例
特區政府在沒有事前知會的情況下將逃犯修例修訂草案上載到立法會的修例文件
民建聯聯同遇害女子的母親舉行記者會促請政府盡快修例以便移交涉案疑犯陳同佳
法案的公眾諮詢期卻一反過往有最少一個月的常態,政府以極逼切修例為理由縮短諮詢期至只有20日

2019年3月26日 修訂法案內容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宣佈,刪除修訂中九條可引渡罪行,涉及逃稅、 公司法、環保等罪名,中國大陸等司法管轄區不能以這些罪名為由,要求香港引渡嫌疑犯。

2019年3月31日 第一次反修例遊行
示威者表達訴求,擔心內地法制未及完善,於修訂逃犯條例後,內地法律變相間接適用於香港,中港的法律區隔受破壞

2019年4月3日 正式啟動修例程序
立法會為修例建議進行首讀和二讀,開始立法過程。立法會依例中止待續,成立法案委員會詳細審議。

2019年4月28日 第二次反修例遊行
反對修例的團體舉行第二次遊行,主辦方說有13萬人參加。

2019年4月29日 陳同佳洗錢罪成
台灣殺人案的嫌疑犯陳同佳洗錢罪成,被本港法院判處監禁29個月,扣除已監禁的時間,預計他將在2019年10月獲釋。由於整件謀殺案件發生在台灣,而香港普通法下沒有「域外法權」,即使陳同佳招認殺人,香港檢控機關亦不能控告他謀殺。

2019年5月30日 政府接納建制派進一步修訂建議
建制派議員向政府建議收窄可移交罪行的範圍,規定只有最高刑罰監禁7年或以上的罪行方可移交,同時規定只能由一個司法管轄區的「中央機構」向香港提出申請。

香港大律師公會批評,規定只有最高刑罰監禁7年或以上的罪行才可移交,會把性罪行、走私武器等嚴重罪行劃到不可移交的範圍。至於只有「中央機構」才可以提出引渡申請的要求,香港政府官員在議員多番追問下,亦無法回答台灣的「中央機構」到底是哪個機構。

相關新聞:【逃犯條例】港府提修訂 陸委會覆《01》:無濟於事 籲懸崖勒馬

2019年6月9日 一百零三萬人上街
民陣發起第三次遊行,表示有約103萬人參加,警察公佈最高峰時有24萬人,兩個數字都是近年遊行人數的新高。遊行結束後有人留守的示威者與警察爆發衝突,共有19人被捕。

政府同一天晚上發表聲明,表示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自由,但將會繼續修例工作,並在6月12日立法會大會繼續二讀,三讀。

2019年6月12日 第一次罷工罷市罷課
社會上發起在立法會預備二讀,三讀逃犯條例修訂當日進行罷工罷市罷課,圍堵立法會,成功令到立法會當天休會。當天下午,示威者佔領了香港商業區多條主要幹道,與警方爆發衝突。警察多次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等嘗試驅散示威者,同日警務處處長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定性事件為「暴動」


當日的警民衝突中,警察向示威者頭部開槍,造成不少示威者受傷。同時更對外國和本地記者開槍,對採訪造成阻礙。

2019年6月15日 林鄭月娥宣佈「暫緩」修訂
林鄭月娥指出,「暫緩」修訂是為要讓社會盡快回復平靜,並為修訂「逃犯條例」帶來的爭議感到抱歉,但強調不會撒回方案,亦同意警方把6月12日的衝突定性為「暴動」的說法。


同日,在金鐘太古廣場有一示威者梁凌杰,在高處為反送中運動跳樓身亡。

2019年6月16日 二百萬零一人上街

二百萬香港市民上街,人潮佔據港島區全部主要幹道,要求政府完全撤回條例修訂,同時要求林鄭月娥辭職,認為「暫緩」修訂的建議只是「語言偽術」。

政府傍晚只是發表聲明,指林鄭月娥承認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會出現很大的矛盾和紛爭,為此向市民致歉。

2019年6月18日 林鄭月娥親自道歉
相隔2天,林鄭月娥在記者會表示「誠摯道歉」,但沒有提及辭職,或正式撒回修例建議,對社會上要求撤回條例的聲音充耳不聞。

2019年6月26日 G20 Free Hong Kong集會
在G20大阪會議舉行前夕,香港人在不同外國報章登廣告,向世界宣傳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希望國際協助向港府施壓。


在Free Hong Kong集會過後,有人發起前往包圍警察總部的行動。示威者多次高呼「黑警可恥」及「釋放盧偉聰」等口號,有部分人士到場後用鐵馬堵塞側門、投雞蛋、在外牆塗鴉、並掛上「釋放義士」直幅、拆去警察總部招牌字樣。

相關新聞:逃犯條例:示威者圍警總掟狗餅 貼標語促「釋放」盧偉聰

2019年7月1日 55萬人上街反對警暴.衝擊立法會
7月1日是香港回歸紀念日,亦是傳統「七一」遊行的日子。民陣宣佈有55萬人上街,是繼2003年「七一」遊行後的新高。
同日亦有勇武派的示威者衝入立法會,並且在議會內部寫上訴求,立法會有不少地方遭受破壞。

2019年7月7日 九龍區反修例遊行
網民發起於7月7日由梳士巴利道公園沿九龍公園徑遊行至高鐵西九龍站外匯民道。遊行前夕,警方以水馬圍封西九龍站。遊行當日,除原訂路線外,附近彌敦道、廣東道等亦有大量遊行人士。大會最終宣布有23萬人參與,警方則公布高峰期有5.6萬人。

2019年7月14日 沙田反修例遊行.警察包圍沙田新城市
這是第一次在新界區舉行的反修例遊行,大會宣佈有23萬人參加。當日的遊行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遊行後不少示威者衝出馬路和警察對峙,演變成另一場的警民衝突,防暴警察四面包抄示威者,封鎖沙田站,令示威者沒有退路,更進入新城市廣場的私人物業內試圖驅散示威者,不少在商場內的市民亦受驚嚇。


警察驅散示威者時,有警察進行拘捕時用手指插示威者眼,被咬斷手指,亦有人被警員180度扭傷手腕。事後警方及政府再度譴責示威者暴力。

2019年7月21日 【上環】港島區遊行.中聯辦國徵被擲污.防暴警開槍清場
                           【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西鐵乘客 聲稱保家衛國
港島區遊行由維園出發,原訂以終審法院為終點。在警方反對下,改為以盧押道為終點,及後示威者繼續遊行至上環。警方在上環沒有佈防,示威者在中聯辦外用油漆彈擲向中聯辦內的國徽。


同日晚上,警方進行驅散行動,在上環的行人天橋上無預警下向示威者開槍,共發射了55枚催淚彈、5發橡膠子彈,和24發海綿彈驅散示威者多人因此受傷。事後警方指曾經「涵蓋式警告」,政府即晚發聲明譴責。

相關新聞:【728集會.全日總覽】夾擊下示威者上環撤離 警方:已拘捕49人



在上環清場行動的同時,元朗一班白衣人集結,打著「保家衛國」的旗號,聲稱要對黑衣示威者進行攻擊,持水喉通,籐條等攻擊性武器,在元朗站內「無差別」的向在列車上的乘客攻擊,無論港鐵職員,附近商場,市民報警,999熱線不通,而元朗,天水圍警署更落閘關門,第一批警察在39分鐘後才到達現場。


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在面對香港電台記者訪問時指「沒有帶手錶」,「情況很混亂」,「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驚㗎」。及後被記者拍到和白衣人言談甚歡,更和對方指「心領了」。


相關新聞片段:
【元朗黑夜】片段曝光 八鄉指揮官李漢民曾拍白衫人膊:唔使擔心


當晚凌晨近一時,始有大批防暴警到南邊圍,及後元朗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凌晨見記者時稱,未有在行動中拘捕任何人,指身穿白衣不等於參與打鬥,不能證實村口聚集的人士涉及群毆事件,更指「刑事人員到場 唔見有人揸攻擊性武器」。及後now新聞片段更拍得游乃強和白衣人在祠堂內密斟。


警方在記者會後,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更解說「沒有8個字,只是39分鐘」的原因推說,更謂部署和市民期望「有少少落差」。

相關新聞:【元朗恐襲】警拒向受襲傷者道歉否認集體失蹤「只係遲咗39分鐘」

2019年7月26日 政務司司長為元朗衝突道歉.警察員佐級協會向政務司司長發信
張建宗為警方在元朗無差別「恐怖襲擊」後39分鐘才到場的行動失誤道歉,但警察員佐級協會等多個警察工會竟在凌晨公然向上司張建宗發信,要求其道歉,甚至要求其「退位讓賢」。

2019年7月28日 元朗反修例.反鄉黑遊行
因應元朗的鄉黑勾結,和警方的延誤到場,鍾建平發起在元朗舉行「光復香港」遊行,但警方對其發出「反對通知書」,禁止遊行,更謂有「1700多人表達反對,為尊重民意」,估計逾一萬人參加的集會會嚴重影響元朗的社會秩序。

相關新聞:警方稱倘就周六元朗遊行批出不反對通知書是不顧民意

大批市民無視「反對通知書」,前往元朗購物及買「老婆餅」,人潮更加站滿元朗大馬路。警方於下午3時多在元朗站,南邊圍,千色店等地向大馬路的人群施放催淚彈,部分更射上老人院的簷篷。政府即晚發聲明譴責。

相關新聞:【元朗遊行】泰祥街、西邊圍警民混戰 催淚彈擬射上民居簷蓬

2019年7月30日 葵芳,天水圍衝突
在7·28 港島區衝突中被控暴動罪,觸發一批市民包圍葵涌警署抗議,觸發衝突。防暴警察與示威者發生衝突,當中更有警員在葵芳地鐵站向市民舉起布袋彈槍,並作好「Ready to Shoot」的狀態。



在地鐵站外,更拍到有記者被警察推倒在地。

回顧這個六,七月,我們一起經歷的,還是不是那個熟悉的香港?

警察選擇性執法

示威者以「暴動」罪起訴示威者 (最高量刑10年) VS 白衣暴徒以「非法集結」起訴並獲保釋 (最高量刑3年)

警察濫暴

在多次的遊行示威中,用上不對稱武力及涉嫌不依武力指引驅散示威者,更在天橋上朝示威者頭部開槍,不少示威者和記者的頭盔更被射穿

警黑合作

警察不止一次被拍到和白衣人交往甚密,甚至和白衣人「搭哂膊頭」,在元朗事件中瀆職,元朗恐怖襲擊必需追究!

政府無為

每次的衝突過後,政府只懂譴責暴力,但卻什麼解決衝突的實際行動也沒有!

示威活動已經持續了近兩個月,民間對修例的五大訴求,政府充耳不聞!
1. 徹底撤回逃犯條例 
2. 撤回612暴動定性 
3. 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 
4.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及元朗暴力事件 
5. 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雖然五大訴求未必每件都可以立即實行,例如「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或許涉及司法程序,胡亂介入可能對法治根基可有動搖,真普選或許要在人大831的框架內進行,但政府可以立即行動的也至少有兩件: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和「 徹底撤回逃犯條例 」

但是反修例的示威活動已進行了近兩個月,政府毫無行動,反而只靠警察拘散示威者,武力亦愈趨升級,舉槍鎮壓的畫面歷歷在目。加上元朗恐襲警方的失職沒人處理,有差別的檢控,警察還竟敢以下犯上,向政務司司長發信譴責,實為世人所不齒!

作為香港人的我們,初心不變,但對香港現狀的無力感,失落或許很大,但我們持守的信念不可減滅,對社會公義,法治的追求,不可以妥協。在不公義和荒謬事情充斥的今天,我們也無法不發聲!


8月5日全港三罷!向政府表達我們最強烈的憤怒!




資料來源:香港01,香港電台,端傳媒,頭條日報,RTHK,NOW新聞,BBC








Previous
Next Post »
0 Comment